俄乌将有激烈战争?拜登要先自保普京等来了好消息中美或破冰

来源:本站日期:2022-11-15 浏览:0

  俄乌将有激烈战争?拜登要先自保普京等来了好消息中美或破冰10月27日以来,包括中国在内的多国防长,都与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进行通话并且交换意见。除了中俄两国高级别国防官员对话之外,美俄防长之间的高级别通话也已经完成。

  《环球时报》采访的专家认为,俄罗斯此举的目的之一是与中美等主要国家交换当前俄乌战场上的主要情况,并且就可能会引发局势升级的因素与中美之间做预先性的通知,试图在大国层面达成一些不成文的默契。

  值得关注的是,俄军方近日与美国军方之间的互动沟通范围相对更广,频率更高。俄罗斯总参谋长格里希莫夫与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通电话,绍伊古强调,俄军不接受乌克兰方面可能的在战场区域范围内使用“脏弹”的行为。

  大侠在这里科普一下,乌克兰的确不是非拥核国家,但是其国土范围内储藏着大量的不能直接使用的核弹头,这些核弹头已经从运载设备之上取下来,进行技术处理后进行封存。

  当然,如果有相关技术国家或者人员的支持,乌克兰至少可以让其中的部分核弹头具备爆炸的能力,这也就是俄罗斯方面担忧的“脏弹”的来源。

  俄罗斯为了强调自己的立场,绍伊古近日也法国、土耳其、英国防长进行了通话,同样对“脏弹”的话题声明了俄方的态度。

  如果从战争的角度,俄方的这种预先性的声明和通知,意味着克里姆林宫方面的确在准备后续可能的大规模军事行动。俄罗斯希望通过高级别对话的方式提醒各个方面,俄军在未来的军事行动之中不会接受遭遇“脏弹”打击这种事情发生,一旦发生,战争将会不可避免的升级。

  这也是在提醒一些口惠而实不至的国家,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俄军尽管在常规战场上面临诸多困难和挑战,但是俄罗斯依然是严格意义上的核国家。

  同时,俄军也是在表示自己的立场,俄军不会在俄乌战场上使用核武器,而一旦俄乌战场的确出现了相关武器使用的情况,那么其与俄罗斯没有关联,不是俄方所为。

  但是在大侠看来,实际上俄罗斯方面的行动还有第三层的意思,那就是俄军新动员的部队将会在近期投入到前线作战之中,且俄罗斯最高统帅部方面已经做了相关的计划,将改变现有的战局。

  那么在俄军迅猛进攻的时候,俄军不会坐视第三方势力帮助乌克兰拥有使用核武器或者“脏弹”的能力。

  如果俄军遭遇此类打击,俄罗斯将有权视情况升级对乌克兰的打击行动并且保留对相关势力报复的权利。

  说白了,俄乌冲突非常有可能在今年年底出现一轮高烈度的交战,俄军将会放手对乌克兰军队实施打击。

  俄军不是说说而已,俄罗斯方面已经组织了多次战略核武器部队的演练,模拟了俄军对一次大规模核打击做出对等回应的相关行动。

  拜登此前在公开场合表示,如果俄乌战场上出现战术核武器,那将是“难以置信的灾难性的错误”。但是,要让大侠说,拜登目前自身难保,还是少掺和俄乌战场的事情,多多考虑自己的前途问题。

  美国民意调查机构最新公开的中期大选选情报告显示,共和党将几乎肯定的在中期大选之后获得国会中的绝大多数席位。

  那就是,外界媒体都没有注意到的美国国内亲俄势力的活跃,以及美国共和党与这股亲俄势力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首先声明,大侠认为所谓的通俄门是无中生有的事情,因为美国出现这类政治极端团体,纯属美国自己“养蛊”养出来的。

  2022 年 2 月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国内迅速形成了很强的反俄共识。冲突爆发初期的一项民调显示,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多数选民都赞成对俄罗斯和普京实施严厉的经济制裁、向乌克兰提供财政援助和武器。尽管美国两党政治极化严重,但国会却在短时间内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一系列的制裁俄罗斯和援助乌克兰的法案。然而,这些共识并没有完全消弭美国国内对俄乌冲突的意见分歧,而且随着冲突的持续,反对拜登政府的对俄政策、要求缓和美俄关系的呼声越来越大。

  极右翼亲俄势力是近年来在美国蓬勃发展的群体。特朗普在 2016 年成功当选美国总统极大地推动了该群体的壮大,并将其带入美国主流政治。该群体也支持和推动了特朗普亲近俄罗斯、缓和美俄关系的尝试,并在拜登政府应对俄乌冲突中发挥了一定的牵制作用。由于特朗普依然牢固掌控共和党,而且共和党尤其是“特朗普派”候选人在 2022 年中期选举的选情向好,亲俄派很可能会对美国未来的外交政策发挥更大的影响。

  换句话说,这些团体的活跃,才是促成特朗普在各个场合不忘记抨击拜登对乌克兰和对俄罗斯政策的关键所在。

  美国保守派中也长期存在亲俄罗斯的极右翼群体。该群体的出现至少可追溯到冷战结束的初期,以极右翼意见领袖和宗教领袖为主。近年来,他们在共和党的影响力逐渐增强,在共和党选民中获得的支持越来越多。尤其是特朗普在 2016 年的成功当选,既标志着该群体的影响力显著增大,也表明他们开始实质性地影响美国的对外政策。俄乌冲突爆发后,与美国主流人士的反俄情绪迅速高涨不同,特朗普及极右翼保守主义者仍然同情俄罗斯和普京,不同程度地为俄辩护。以特朗普为代表的极右翼保守派构成了当前美国国内最大的亲俄群体。

  一是认为美国的国内事务比俄乌冲突更重要。在他们看来,美国国内的移民、种族、堕胎、毒品、犯罪等社会文化问题远比俄罗斯进攻乌克兰更值得关注。俄乌冲突与美国的国家安全无关,它分散了美国政府的注意力,使其无法专注于对美国国家安全真正重要的事情,如确保边境安全和阻止毒品交易。美国保守派应该继续关注拜登的政策行为,而不是威胁性相对较小的普京。

  二是将俄乌冲突归咎于美国外交政策的错误、北约东扩和乌克兰政府的腐败。极右翼普遍认为美国推动北约扩张迫使普京采取了反击行动,导致俄乌冲突爆发。他们尤其反感两党建制派和新保守主义者长期奉行的干预主义外交政策,认为建制派和新保守主义者正在利用俄乌冲突复兴反恐战争以来被多数民众唾弃的对外军事干预主张。此外,从特朗普执政开始,美国极右翼就非常厌恶乌克兰,认为其受到了美国自由派主张的文化多元主义的毒害,还认为试图联合乌克兰政府“搞垮”特朗普。

  三是宣称特朗普曾经的亲俄政策是正确的。极右翼相信以特朗普与普京的特殊关系以及特朗普的强硬立场,其应该能劝阻俄罗斯进攻乌克兰。而正是由于拜登的“软弱”以及拜登家族与乌克兰的幕后交易,才促使俄罗斯下决心对乌克兰采取军事行动。

  从整体来看,共和党的这些亲俄粉丝的政治基调要比拜登所领导的扎实靠谱多了,至少人家在想着先解决美国自己的问题。而不是拜登一边忽悠国内选民一边在搞入不敷出的国际大游戏。

  如果中期选举是共和党全面获胜,美国将不可避免的进入一段时间的政策调整期,拜登利用国会肆无忌惮反俄的局面将有所改观。

  当前,美国多个政治团体的活跃使得普京得到了一些好消息。日前有一封30多名众议员签署的公开信被公布,信件之中要求总统拜登在乌克兰问题上与俄罗斯保持外交沟通。

  从表面上看,这个呼吁与俄军对乌克兰“去军事化去纳粹化”的相关战斗目标并不冲突。

  但即便如此,美俄关系得到实质性改善的难度仍会很大。美国还会继续维持其全球霸权地位和跨大西洋同盟关系,现实主义者的对俄妥协、“拉俄制华”策略很难成为现实政策。

  当前美国政府对于美国国内通货膨胀的肆虐和经济困境束手无策,必须要想办法向民众证明美国的确有十足的原因继续向乌克兰提供大量军事装备。拜登需要不断的评估、证明美国与俄罗斯以这种方式进行对抗的必要性。

  拜登在最新的美国国家安全政策之中写明,美国愿意与中国保持接触,双方将在竞争与合作并存的关系之中继续发展双边关系。不过,美国还将在关键问题上保持坚定的态度。

  在美国国内形势不容乐观的情况下,拜登政府更需要在对外政策上采取强势做法,维护美国的核心利益,优先服务于美国内政的需要,以赢得国内更多的支持,巩固其执政地位。

  由于缺乏共识,中美两国在改善双边关系和解决重大问题方面鲜有进展,在多个领域,全面竞争已成为中美关系的主导趋势。在政治互动方面,由于拜登政府更强调中美意识形态分歧,使得两国在制度差异和国内治理模式上无法达成共识,进而造成相互批评并竞相强调本国制度优势的局面。在经贸领域,中美两国都在产业、技术、投资上寻求增强本国竞争优势,减少对对方的依赖。

  在军事安全领域,拜登政府积极构建制衡中国的印太地区多边防务安全体系,极力确保美国的军事技术优势。中美在台海和南海地区的博弈日益激烈,地区安全困境加剧。在全球治理方面,拜登政府为推动美国绿色经济复兴,积极与中国就应对气候变化问题深入交流,但因双方存在分歧而难以取得实质性成果。

  可以肯定的是,白宫正在寻求中美关系的新定位。随着中美经济实力、贸易实力对比以及双边经济贸易一体化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全面脱钩”是不可能的,“部分脱钩”是可能的,特别是中国是美国最大的进口国,减少或离开中国的进口,美国将付出三亿多国内消费者福利损失、抬高所有制造商生产成本损耗,加剧国内社会矛盾。

  虽然中美关系在短期内很难得到改善,但是中美两国都面临推进国内政策议程的紧迫任务,因此都有足够的动机保持清醒的头脑,使双边关系处于可控状态。中国需要顺利推进各种战略议程,在确保有效管控新冠肺炎疫情的同时,保持经济稳定发展、推进人民共同富裕。美国的当务之急是缓解持续加剧的通货膨胀、维护金融体系稳定、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削减联邦和地方政府债务,化解政治极化和族群矛盾。就此来看,中美两国和平共处,避免迎头相撞,是有希望做到的。

0
首页